‘破’四唯

自贸易战开始,科研界似乎尤其躁动。教育部、科技部等多部委更是发出了破四唯的行政令,希望以此来改变学术界一片浮躁跟风的现状。

理想总是很丰满,现实也是骨感。

行政命令自然确实有很强的约束性,大家也自觉地开始避免在明面上提SCI、影响因子等。实事求是地讲,资源总是有限,蛋糕不增反减的当下;对于非清北类财大气粗的单位,终究是要对人进行评价的,不分出高低贵贱来,僧多粥少的现实,会让很多系统迅速崩溃。于是,很多学校在接到行政令后,不是琢磨怎么立新,而是琢磨如何包装。当然,其实这也不是学校的问题,上面没有给出方案,即使自己琢磨出了新的‘四不唯’规则,也注定要在全国资源的分配中失去优势。所以,光破旧,不立新的行政令注定是鸡肋的。

对于科学研究人员而言,最简单的评价还确实非论文莫属。其他评价,往往都需要考虑很多其他因素,比如国家级奖励,对于年轻人肯定没办法评价,可是一个高校不招聘年轻人是不行吧?而对论文的评价最容易的又确实非影响因子莫属,简单的数字容易比较。量化的东西,往往容易实现‘公平公正’,毕竟数字哪怕差0.01,也容易比出高低来。现在不让出现影响因子,SCI字眼了。于是学校开始搞期刊分级,根据影响因子搞一个分级目录。就像老师们给学生评分一样,影响因子高的期刊归为A,差的归为C类甚至不给名分,属于王者级的NSC,用A还难以评价其霸王位置,标成A+

简单看了看,分类的标准很明确:

A+ : CNS

A:5年IF或当年IF≥15

B:9≤5年IF或当年IF<15

C: 5≤5年IF或当年IF<9

这意味着,如果把论文发表到5分以下的期刊,将不再被华农认可为论文了,因为这些期刊都不在华农颁布的期刊分级目录内。此情此景确实可喜可贺,华农终于超越了多数世界一流大学。可是回头想想,作为一个农业大学,华农到底想做什么呢?要想上B类及以上的期刊,多数得是材料、医学、生物信息或大数据等烧钱的行当,其实细数整个学校一年也没几篇。即使是期刊目录末流的C类期刊论文,华农全年发表的数量也并不多,多数博士毕业生(粗略估计8成以上)甚至很多博后都没有能在这些期刊上留名。农学众多小领域最权威的那么几本期刊,比如栽培学领域的Field Crop Research、植物营养领域的Plant and Soil等都在3分左右,这些领域是多年全球范围内才会出现一两篇的目录内期刊论文。这样的分级是想给这些领域老师一个信号,卷铺盖走人的日子快到了?那么问题就来,学校是想把自己农业大学的名头搞掉,直接去和综合性大学以及中科院系统竞争?可是底气和实力体现在哪?

我总觉得,让每个学科自然地成长(学科内可以部适当评价),并在各自的领域里去和全国甚至全球的同行交流,获取资源和话语权,同时领导们适当布局未来的方向才是学校长远发展的最佳方式。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当下热门的领域,不仅抗风险能力弱(比如某人只要爆出大的危机事件,对手们又发挥得当,整个学科在瞬间覆灭的先例是有的),也似乎忘记了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的古训。